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京沪高铁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16-01-18
 
字体大小:
  承载重大使命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旅客列车运行时速低于100公里,全国铁路干线中三分之二区段已达到或超过设计运输能力,铁路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国家将铁路高速技术作为我国科技攻关的重点方向。原铁道部提出修建北京至上海高速铁路的建议方案。1993年,国家四委一部组织开展了京沪高速铁路论证。
  在开展高速铁路技术研究的同时,先后进行了既有线六次大提速,旅客列车时速逐步提高到250公里;2003年建成时速250公里秦沈客运专线,并且开展了时速300公里综合试验。2008年建成全长120公里的京津城际高铁,作为京沪高铁的综合试验线,取得了阶段性创新成果,为京沪高速铁路建设做了准备。        
  2008年4月18日,京沪高速铁路开工建设。2011年6月30日建成通车。
  突破世界难题
  京沪高速铁路全长1318公里,是当时世界上一次建成里程最长、时速350公里的高铁,面临着超越世界高铁持续运行速度的重大科学问题。
  创新复杂工程环境下高铁工程建造技术。京沪高铁跨越长江、黄河、淮河、海河等四大水系,所经之处软土、松软土广泛分布,域内地面沉降大范围发生,在这种复杂环境下,创造了深水大跨高铁桥梁、复杂地质路基、超长高架无砟轨道无缝线路建造技术;解决了适应网络运输组织模式下多线引入综合交通枢纽站复杂的规划设计难题;建立了超长、大跨桥梁无砟轨道无缝线路的计算理论,首次实现在165公里超长桥梁和180米大跨桥梁上铺设无砟轨道无缝线路;构建了基于铁路大型客站的现代综合交通枢纽规划与设计技术,建成了集高铁、普速铁路、航空、公路、城市公交、地铁、磁悬浮等多种运输方式为一体的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建立了复杂工程环境下高铁路基刚性桩复合地基成套技术。
  研制了CRH380系列高速动车组。通过高速动车组技术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系统掌握时速350公里高速动车组“九大核心”和“十大关键”技术。2010年12月3日,16辆编组CRH380动车组最高试验时速486.1公里,刷新了世界铁路运营列车试验最高速度。
  构建了时速350公里的CTCS-3级列车运行控制系统。通过列车运行控制系统的集成创新,攻克了高速运行情况下车地信息可靠传输、列车运行安全控制、与不同列控制式线路互联互通等关键技术,研发了列控系统核心装备,构建了时速350公里的CTCS-3级列车运行控制系统。
  构建了高铁运行检测验证成套技术。创建了综合检测验证试验技术标准和规范,开展了时速350-385公里持续运行的全面系统检测验证试验,有效评价高铁系统的安全性、平稳性和舒适性。建设了枣庄至蚌埠220公里的试验段,开展了时速380-420公里系统综合试验,验证了各系统的高速适应性和相互作用关系,研究探索了更高速度高铁技术标准和设计方法。
  创新了我国高铁技术发展和建设管理模式,构建了我国高铁技术体系。
  铁三院功勋卓著
  从最早的可行性研究,到最后获批立项,破土动工,近20年的时间里,铁三院与京沪高铁始终如影随形。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国家修建京沪高速铁路的相关可行性研究提上日程之后,铁三院即参与了原铁道部联合多个部委进行的《京沪高铁重大技术经济问题前期研究报告》的编制工作,历时四年完成,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此后,铁三院又进行了不懈的前期研究,期间,完成了中国高铁建设的实验性工程秦沈客专设计,完成了作为京沪高铁试验线的中国第一条高铁京津城际高铁设计,并最终承担起京沪高铁总体设计的重任。2005年6月,完成可行性研究,其后不到一年,完成初步设计;到2008年2月,完成了4个版本施工图的设计,总计32册,1680张图纸。
  铁三院在承担京沪高铁设计中,攻克了众多关键性难题,推动中国高铁成套技术的形成和完善。继设计完成中国第一座现代化综合交通枢纽北京南站之后,设计了亚洲最大的综合交通枢纽上海虹桥站;打造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RTSⅡ型板式无砟轨道成套技术,实现了高速铁路无砟轨道桥梁结构体系、设计理论关键控制因素、结构构造关键措施、施工控制关键因素、施工工艺关键技术等方面的设计创新,为同类桥梁今后在高速铁路中的推广和应用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支持和设计参考;设计了符合国情、可靠先进的牵引供电、控制、信号、通讯、防灾等系统;建立了精测理论和方法,实现了高铁的精密测量,精准施工。
  技术推广和经济社会效益显著
  京沪高铁研究成果推广应用于石武、沪昆、合福、宁杭等高铁建设,形成的标准体系应用于全部高铁建设。
  京沪高铁开通运营三年多累计运送2.8亿人次,开通三年即实现盈利,并提供了安全正点、快捷舒适的交通方式,大幅改善了我国东部地区投资环境,对加速区域经济一体化、推进产业结构升级、助推城镇化进程、发挥经济聚集效应、提升应急交通能力以及创新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发挥了重大作用,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绿色、低碳运力支撑。
  京沪高铁的建设构建了我国高铁自主创新平台,形成了完整的高铁工程高端产业链。打造了技术先进、安全可靠、性价比高的中国高铁品牌,为推动我国高铁“走出去”奠定了基础。